投教专栏 当前位置:首页> 投教专栏

反洗钱案例(2017年)

【2017-11-30 14:37:29】 来源:招商期货

案例一:扬州破获一起非法经营地下钱庄案,交易金额逾700亿[1]

515日是第八个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和防范经济犯罪宣传日。当日,扬州警方通报,经过一年多的侦查,破获公安部督办、交易金额逾700亿元的非法经营地下钱庄案。

据扬州警方披露,20156月,人民银行扬州市中心支行向扬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移送案件线索和资料,称该行在日常资金分析与监测工作中,发现林某等人在银行开设的账户中资金进出量巨大。他们经初步调查认为,资金交易真实用途不清,交易规模与实际经营状况不符,不能排除其洗钱嫌疑。

扬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接到相关线索后。经过一年多的侦查,破获了这起涉及福建、江苏、澳门三地的非法经营地下钱庄案,该案交易金额逾700亿元,抓获了5名犯罪嫌疑人,冻结涉案账户266个,冻结资金1200余万元。

经侦查查明,20139月至今,犯罪嫌疑人郑某、李某伙同犯罪嫌疑人陈某、刘某,借用广陵区8张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以及15张变造、伪造的虚假营业执照,向15家商业银行共申请办理了数十部电话支付转账机;同时,使用本人或借用他人身份证,在申请银行开设了几十个账号与之捆绑,作为转账机资金清算账户。

同时,警方通过出入境记录查明,交易者一方在使用此转账机时,几乎都在澳门境内,该团伙利用内地对个人携带人民币出境额度的限制以及澳门博彩业均以港币结算的规定,由犯罪嫌疑人林某,负责将境内转账机租借给澳门多家赌场周边的小型商铺使用,公开为内地赌客提供跨境资金汇兑。内地赌客只需提供个人银行借记卡刷卡,在交易金额中扣除一定比例的佣金后,就可以按照当天港币与人民币的汇率进行兑换;反之,也可将港币通过相同的方式,兑换成人民币转至内地的银行账户中。目前,该案已移送法院审理。

当日,扬州警方还通报,2016年以来,当地警方共破获各类经济犯罪案件600余起,其中,公安部督办案件9起,挽回直接经济损失逾3亿元,抓获犯罪嫌疑人900余名,追回境外逃犯22名。

案例二:浙江4100亿元地下钱庄案 两银行经理成地下钱庄帮凶[2]

2015年通过非法金钱交易即地下钱庄流出的人民币规模有多大?111日,广东省公安厅披露,在2015年查处的83宗地下钱庄案件里,涉案金额超过2000亿元。有媒体称,经由广东省流出的人民币达到2070亿元,是2014年的7倍还多,不过,这一数字很快又被刷新。

一起由中国人民银行反洗钱部门发现可疑线索,公安部经侦局、中国人民银行反洗钱局、国家外汇管理局移交侦办、代号为“16”专案的地下钱庄系列案,2015年底被浙江金华警方侦破。8个相对独立又互有交织的团伙共70余人涉嫌利用在境内外注册的上百家空壳公司非法买卖外汇约360亿美元、215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2500亿元,这是迄今为止案值最高、涉案人数最多、全国首例通过NRA(境外机构按规定在境内银行开立的境内外汇账户,即“非居民账户”)账户实施资金非法跨境转移的新型地下钱庄案。

113日,地下钱庄系列案中涉案金额最高、达到610亿的赵某宜团伙率先受审。《华夏时报》记者从公诉书中看到,在这起地下钱庄系列案中,犯罪嫌疑人作案手段多样,更令人惊讶的是,银行职员接受贿赂充当起地下钱庄的帮凶,据了解,两名银行职员因接受总计65.8万元的贿赂帮助犯罪嫌疑人违法购汇数亿美元而被另案处理。

主犯成银行“贵客”

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反洗钱处副处长束剑平表示,地下钱庄是指不法分子以非法获利为目的,未经国家主管部门批准,擅自从事跨境汇款、买卖外汇、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等违法犯罪活动,一般以非法经营罪论处。地下钱庄通常有三类,分别是跨境汇兑型、非法买卖外汇型和支付结算型。

案件中的主犯赵某宜是个生意人,早年和妻子郑某在义乌做进出口贸易,在和外国客户打交道的过程中,赵逐渐发现市面上对外汇交易有着极大的需求,于是慢慢做起非法买卖外汇的生意,最后“转型”成了地下钱庄老板。

根据检察院的指控,从2011年以来,被告人赵某宜伙同郑某,以盈利为目的,在境内和香港注册了义乌迪而进出口有限公司、至风汉博有限公司等64家公司,雇佣多人从事非法买卖外汇。

这个地下钱庄的框架搭好后,赵某宜利用这些公司,在境内13家银行开设NRA账户,指使同伙到银行购汇并制作虚假合同和出口发票,以这些虚假材料通过银行NRA账户进行购汇。再倒手将人民币汇至控制的公司在香港开设的银行账户,将人民币换汇成美元和港元,与客户进行结算,赚取中间差。比如买卖1万美元外汇,银行给他80元的返点,他再给客户50元至60元的优惠,再扣除手续费后余下的部分就是公司的利润。

除了向银行购汇,赵某宜团伙还向非银行机构和个人购汇。经司法审计,该团伙向香港非银行机构和个人非法购汇超过1.25亿美元、非法购汇超过1.33亿港元,向境内银行开立的外汇账户,向非银行机构或个人非法购汇超过7000万美元。根据警方提取的证据,20141月至10月,赵某宜团伙最多一天赚了153万元,短短10个月内,共赚了2072万元。

尽管地下钱庄存在着显而易见的金融风险,但能提供正规银行无法提供的快捷方便服务,赵某宜又凭借“良好”口碑和谨慎作风,把地下钱庄生意越做越大。因为购汇量巨大,案发前不断有银行负责人前往拜访,赵某宜一度成了各家银行争取的“贵客”。

银行人员被拉下水

对侦办人员来说,这起610亿案值的地下钱庄案的一个意外发现,就是银行人员也被拉了进来,帮助团伙“赚钱”。

根据指控,201312月至20146月,赵某宜为牟取不正当利益,多次向某国有银行金华分行国际业务部的副总经理韦某行贿,金额高达52万元。赵某宜当庭承认了行贿,称因为与韦某所在银行存在业务关系,有一次韦某通过赵某宜手下的业务员联系上他,暗示有钱大家一起赚。“如果不给韦某钱,在韦某所在银行的购汇业务就可能停掉,或者对方制造不必要的麻烦。”赵某宜说,在此情况下,自己才愿意给韦某送钱,其中最大一笔43万元行贿款是韦某帮忙申请购汇后的中间收入。

针对赵某宜的另一项行贿指控是20143月至20145月行贿另一国有银行宁波分行职员王某13.8万元。赵某宜予以否认,他称即便不给王某这13.8万元,自己的业务照样做的成,主要是因为王某是银行内部人员,如果让王某办理购汇业务的话能额外再争取到100点的优惠,所以13.8万元也只是给王某的提成而已。

有银行业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现在换汇的体量很大,央行也出了窗口指导,要求控制。“银行直接参与地下钱庄其实不多,更多的是提供智力支持。”他说,所谓智力支持,是因为银行的人更熟悉政策、规则,方便指导这些钱庄,通过规避和擦边球完成商业目的。

也有公开报道称,官方在打击地下钱庄中发现一些监管漏洞,如一些银行对交易主体调查不够认真、对交易真实性审核不够细致、对一些企业个人的外汇收支背离真实情况报告不够及时等,甚至有银行员工利用单位资源参与地下钱庄的非法交易。

多管齐下遏制

公开信息显示,20154月以来,公安部会同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等部门,在全国部署开展了打击利用离岸公司和地下钱庄转移赃款的专项行动。

2015824日,公安部又专门召开全国公安机关电视电话会议,部署开展打击地下钱庄集中统一行动,并决定在全国组织开展三次集中破案行动。去年109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安部、最高法、最高检、国家外汇管理局召开电视电话推进会,进一步部署推动打击工作。

而有信息指出,由于地下钱庄的交易资金量大且隐蔽,不排除一些股市资金通过该渠道流出境内,从而影响我国资本市场的健康稳定发展。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当前地下钱庄违法犯罪活动的猖獗,实际上反映了上游犯罪的猖獗,也就是说旺盛的市场需求,也是地下钱庄屡打不绝的一大原因。

业内认为,扼住地下钱庄的咽喉,银行至关重要,银行监管部门应该加强对银行账户开立、现金存取等方面的监管,及时调整有关监管政策,加强反洗钱交易信息的监测,及时发现和向公安机关移送线索。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记者表示,在地下钱庄违法犯罪愈演愈烈的背景下,要想从根本上打击和防范地下钱庄,必须依靠公安、工商管理、海关、银行监管等各部门多管齐下综合施治,仅靠公安机关一家远远不够。“地下钱庄还能任性多久?取决于政府的打击力度和资本账户开放的程度。”

案例三:深圳破特大电信诈骗案 诈骗团伙找洗钱团伙“帮忙”[3]

 通过QQ盗号骗得3500余万元巨款,却一时无法“消化”这么多资金,诈骗团伙决定寻求洗钱团伙帮助将资金转走。不过,警方及时冻结账户并追查到诈骗资金,一举将诈骗团伙和洗钱团伙成员抓获归案。

记者今天从广东省深圳市警方获悉,201512月,深圳警方破获了全国单笔诈骗金额最大的电信诈骗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28名。

“老总”QQ指挥转账

20151210日,深圳某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李某被骗3505万元。

据李某介绍,当时,他正在香港,突然收到公司高层领导的QQ信息称,公司招投标急需一笔担保金,要求李某在1小时内将资金转到指定账户。由于自己身在香港,且是公司高层领导的指示,李某未经核实就将3505万元资金转到指定账户。

第二天,李某回到位于深圳福田的公司后,李某找到领导核实情况才发现被骗,于是报警。此时距离案发已经24小时。

接到报案后,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华强北派出所立即向深圳市局、分局上报相关情况,并第一时间开展现场调查取证工作和紧急冻结。警方紧急成立专案组,组织华强北派出所案件侦查队副队长李博等精干警力立即展开侦办工作。

警银联动冻结可疑资金

此案涉案金额巨大,按照以往电信诈骗案件惯例,被骗金额往往在很短时间内便分散至无数个账户,嫌疑人在第一时间内通过最底层账户将款项取走。而此案报案时间已经滞后了24小时。

在深圳市公安局反信息诈骗中心协助下,专案组启动警银协作机制,在银行成功冻结涉案资金1150余万元。

之后十余个小时内,办案民警连续冻结犯罪嫌疑人在8家银行开设的73个账户,共冻结涉案资金人民币4800余万元。

在办理冻结的同时,专案组很快获悉嫌疑人很可能在广西宾阳和福建泉州出现。

在确定以上两处地方后,专案组民警迅速前往广西、福建两地开展抓捕工作。

诈骗团伙找洗钱团伙“帮忙”

“诈骗团伙一时半会儿无法取走3505万元资金,于是决定找福建泉州的洗钱团伙,将资金顺利转走。”李博说。

广西专案组根据线索提供的情况,又分为了广西宾阳组、广西南宁组、广西凭祥组分别开展工作。

20151215日,广西宾阳组抓获犯罪嫌疑人唐某。目前,唐某被刑事拘留。

南宁组经过侦查,于20151216日抓获犯罪嫌疑人纪某、杨某、覃某、刘某,随后抓获犯罪嫌疑人王某。

20151214日,广西凭祥组抓获两名犯罪嫌疑人,其交代上线是一名在越南购买价值50万元红木家具的中国买家,身份不详,但可以确认此人和洗钱团伙有联系。目前,两人亦被刑事拘留。

在广西组民警开展侦查工作的同时,福建泉州组分别于20151216日、17日、18日、19日抓获4名取款套现的杨姓犯罪嫌疑人。目前,4人都已被刑事拘留。

经过将近一个月的侦查,警方在此案中共查询涉案账号200余个,冻结奖金4800余万元,初步掌握了涉案资金的流向。截至目前,此案已经抓获嫌疑人28名,另有11名已掌握身份信息的嫌疑人已办理网上追逃。

 

 



[1]案例来源:中国新闻网,http://www.chinanews.com/sh/2017/05-15/8224490.shtml

 

[2]  案例来源:财经网,http://finance.caijing.com.cn/20160118/4055513.shtml

[3] 案例来源:中国新闻网,http://news.youth.cn/jsxw/201601/t20160115_7529356.htm

关闭窗口>>

招商风采
在线客服95595